东非印度蝗灾-蝗灾从东非传到印度和巴基斯坦灾情严重

联合国粮农组织报告,蝗虫起源于非洲之角的肯尼亚,蝗虫数量增加6400万倍,开始向周边国家扩散,蝗虫不仅影响了埃塞俄比亚、南苏丹、乌干达和坦桑尼亚,甚至还飞过红海和拉亚丁湾进入中东地区,就连巴基斯坦和印度都遭受蝗灾,超过1900万人的粮食被吃光。一个普通的蝗虫群可以覆盖长60公里,宽40公里的面积,一天之内可以飞行超过150公里,吃掉3.5万人的粮食,现在进入巴基斯坦和印度西北地区的蝗虫数量达到了4000亿只,2月肯尼亚进入雨季,蝗虫开始产卵,如果不采取有效措施,4月份蝗虫数量还将增加500倍。蝗灾导致所经之地寸草不生,粮食颗粒无收,1900万人面临粮食安全威胁,为了应对饥饿,联合国正在筹集资金提前做好准备,预计需要7600万美元,但是现在只筹集到1900万美元。蝗虫进入巴基斯坦,成为巴基斯坦自1993年以来最严重蝗虫,政府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全力应对蝗灾。印度西北部的古吉拉特邦和拉贾斯坦邦37万公顷农田的农作物被啃食一空,印度粮食产量将会降低30%~50%。蝗虫位于巴基斯坦和印度境内,我国与印度之间有喜马拉雅山脉作为分界线,可以有效阻挡蝗虫入境,但是巴基斯坦和印度的粮食被吃光之后,很可以沿着孟加拉、缅甸这条路线进入云南,如果等待蝗虫入境再采取措施就已经晚了。蝗虫能否进入我国的关键在印度印度领土面积广阔,人口众多,蝗虫想要进入我国,必须途经整个印度,印度民众为了保护粮食必然竭尽全力消灭蝗虫,蝗虫数量也会大幅度下降,但是印度的损失将会极其惨重。如果印度无法抵挡蝗灾,蝗虫很容易经过缅甸闯入云南,即使云南采取有效措施,粮食减产也将是必然。面对蝗灾行之有效的方法是利用飞机喷洒农药,或者点燃火焰驱赶蝗虫,但是不管哪种方式,前提都是蝗虫入境,损失必然不会太小,凡是被称为灾的,都不是轻易解决的,希望不要放松警惕导致损失惨重。

巴基斯坦政府2月初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以应对该国东部的沙漠蝗虫群。

总理伊姆兰·汗在政府通报情况后发表了紧急声明。

巴基斯坦新闻部长称:“我们正面临20多年来最严重的蝗灾,并已决定宣布国家紧急状态,以应对这一威胁。

巴基斯坦又能力应对蝗灾吗?总理伊姆兰·汗承诺解决这一问题,并补充说,保护农业和农民是政府的首要任务。

这是自1993年以来,巴基斯坦第二次出现蝗虫威胁摧毁农作物的情况。

自2019年6月以来,巴基斯坦政府一直在召开会议,制定应对此类疫情的战略。

粮农组织在2019年11月发出警告,当时蝗群开始沿着印巴边境离开繁殖地。

巴基斯坦农业专家说,最初政府认为蝗虫的威胁很轻,并没有释放资金来对付它。

但也有人表示:“政府提供了巨大的支持。它已向农民分发了5.

受影响最严重的地区是江、莱雅、曼卡拉、奥卡拉和帕克帕坦。

目前仍有4000升农药库存,我们已招标再采购1.

”拜耳巴基斯坦公共事务和可持续发展领导尼亚齐说,通常有两种方法用于控制蝗虫:a)蝗虫通过使用拖拉机喷雾器喷洒水基接触式杀虫剂而提前成为目标,“这是一种有效但缓慢且劳动密集型的方法”;

b)在重叠的区域使用超低容量的飞机喷洒接触性杀虫剂对游牧部落是有效的,可以用来迅速处理大片土地。

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负责人马克·洛科克对美国全国广播公司说,未来几周来东非的蝗虫群“如果我们不比目前更快地减少蝗灾的发生,可能是我们记忆中最具毁灭性的蝗灾”。

联合国人道主义事务协调厅发布报告说,已经开始蜂拥肯尼亚的沙漠蝗虫对整个东非地区的粮食安全和生计构成威胁。

大家好!近期印度遭受了估计大约有4000亿只蝗虫侵袭的蝗灾。

迁徙距离可以达到150公里以上。那么这种蝗虫的破坏力到底有多强呢?

沙漠飞蝗胃口巨大,大约一平方公里的蝗群就可以吃掉大约3.

据说这次印度国内的沙漠飞蝗就是从非洲长途跋涉而迁移过来的。

8万亩的芥菜、蓖麻、孜然小麦颗粒无收。另外根据印度农业与农民福利部长凯拉什乔木理说,沙漠飞蝗有可能在6月份会卷土重来。

那么这次1月份中旬以来,使得超过30万公顷的农作物严重受灾,及至数十万农民损失惨重的重大蝗灾怎么就这么快地平息了,印度的4000亿蝗虫去哪儿了?

根据有关报道,印度虽然也有采取了大面积的农药灭杀,取得了一些成果,但是实际上4000亿只蝗虫并不是全被印度用农药灭杀了,而是蝗虫随着季风迁徙到了巴基斯坦境内去了。

但愿铁哥巴基斯坦能够众志成城抗击蝗灾,能够安然度过这个难关。

问题回答完毕!敬请赐评!谢谢!

感谢小秘书邀请!处于这两年印度对巴政策,带来的冲突不断双方关系期间,特别是去年9月印方单方面立法,强行把存在双方正义的印控克什米尔,画进自己领土主权版图后今天,虽然由于印方在经历两亿穆斯林,为地位而激烈抗争的乱局,又逢新冠疫情严重威胁,不得不放弃冲突,但让双方联手合作应对东非“沙蝗”,他们之间没有这种关系基础,还得各干各的。

这种蝗灾,属于大规模远距离迁徙性虫害,在巴基斯坦肆虐也是在其迁徙中途的,一个采食补充的过栈旅途,在越过巴基斯坦东部进入印度,还有更丰富更广阔食物来源的条件下,这些小精灵不会选择在相对贫瘠之地,食物并不十分充足的巴基斯坦境内过多逗留,辗转徘徊,它们会毫不留恋惋惜的抛弃巴铁,而义无反顾的去拜访印度。

然而当这个蝗灾通过巴基斯坦进入印度后,就会忘了来路继续继续一往无前,但到了印度中部,再向东就是不太适应这种“沙漠蝗虫”大规模生存繁衍的,湿润多雨气候环境,会阻止这支大军再越过东部恒河地区,继续进入孟加拉、缅甸。

这种小精灵生活习性的选择——在印度完成东征度过余生,在这场旅行中毫无疑问,给印度造成的灾害是最持久最严重的,但是灾情过后的巴铁,即不会有余力再去支援印度,况且在自己受灾过程中,也(不可能的)没有得到来自印度的支援,再加上这两年伊姆兰.

世界上的友谊,情谊都是相互的,没人会不识趣的,总拿热脸去贴一个又凉又臭没什么人味的冷屁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