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国骂-中国国骂是哪一句啊

文中鲁迅先生便将这“他妈的”称作中国的国骂。

始于何代,无从知晓。却可谓吸收了中华语言五千年之精华,而后再尤某位“卑劣的天才”妙手偶得之。

却又为何长辈如此之多,不骂祖宗同室,不骂满堂子孙,而要骂妈呢?

骂人自然也不例外。比如,还有一句是骂:他奶奶的。

“的”字一下,便将主语改为定语,给读者、听众留下悬念:“到底是他妈的什么呢?

看来,这国骂的确名不虚传。这国骂不单历史悠久、精练顺口,而且使用范围极其广泛。

的确,会说国骂的人不计其数只要稍微注意观察,便可发现,周围无论男女老幼,皆有会说国骂之人。

要么当面破口大骂;要么当作口头禅,挂在嘴边,张口便说。

于是,连座右铭都是:“让他妈的烦恼都他妈的见鬼去吧!

”确实将其个性展露无疑。但给人的感觉却是:讨厌!

最原始的解释是:“要攻击高大民族的坚固的旧堡垒,却去瞄准他的血统”,接着,又出现了第二种解释:“儿子指着一盘菜,对他父亲说:‘这不坏,他妈的你尝尝。

’简直已经醇化为‘我的亲爱的’的意思了。”然而,这还只是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解释。

若要解释的话,只能解释为表示程度深,与“很、非常”相似。

这大概与古汉语中“之”字的用法之一:“助词,用于主谓间,取消句子独立性,无实义”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吧。

据说,最近这国骂又有了新的写法:“TMD”(网上所见)其实也就是“他妈的”三个拼音开头而已。

不知能否与四大名著相提并论?不知能否注册专利?

呸!嗤之以鼻!

国骂这国骂确实有特色。始于何代,无从知晓。却可谓吸收了中华语言五千年之精华,而后再尤某位“卑劣的天才”妙手偶得之。各国国骂:英国/美国等:Idiot(白痴、蠢货、笨蛋),Oldfox(老狐狸),Freak(怪胎),Neuropathy(神经病),Fuck(去你妈的)Shit(狗屎)日本:ばか(笨蛋),死ね(去死吧),変态(变态),うすのろ(傻子),ぶたの头(猪头),おひつ(饭桶)法国:Merde(靠),Enculer(操),Batard(混蛋)韩国:씨발(妈的)中国:“他妈的”、“操”、“滚”之类越南:Thằngngốc(白痴),Conlợn(猪),Bệnhthầnkinh(神经病)德国:Fickdich(操你),Arschloch(混蛋),Scheiße(狗屎)

国骂”之演变“国骂”的产生可谓历史悠久。但要讨论“国骂”,则要从鲁迅说起。

鲁迅早在1925年就写了《论“他妈的!》。

鲁迅说“无论是谁,只要是在中国活,便总得常听到“他妈的”或其相类似的口头禅。

使用的编数,怕也未必比客气的“您好呀”会更少。

”鲁迅原意为国骂专一妈为限,决不牵涉余人。

上溯祖宗,旁连姊妹,下递子孙,普及同性,真是“犹河汉而无极也”。

”鲁迅还说“他妈的,就是我要和你妈发生关系。

其实年岁少长一些的,稍稍打量过周围的人便知,“他妈的”常常是国人自己在泄愤或对事情表示不满时的口头禅。

尚若两个人之间发生口角或不愉快,到了吵架或动手、动刀之时,国骂是不改对称的。

就是逗弄孩童,在表示喜爱时也会说“你妈的小兔崽子快过来”。

也难怪这种风俗自古就有。有研究者说:孔子删诗之前,《诗经》便有这样的风格和相似的话语。

日本人翻译中国的国骂为“你的妈是我的母狗”,德文则译作“我使用过你的妈”。

随着社会的发展,文明的进步,那些,“他妈的”、“你姐姐的”言语渐渐少了。

这里边怕是有鲁迅先生的不少功劳。年轻的一代更不会轻易出口,但这并不是说,国骂比“您好呀”或“你吃了吗”这样的用语真少了、不见了。

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随着学习ENGLISH的热潮,不知为何人们瞄准了西语的COOL,把COOL即清凉、爽快,转译为中文的“酷逼了”,“帅呆了”。

一时间竟成了年轻人常用的感叹词。走在大街小巷,你会常常听到男孩子们,曲不离口,口不离曲的“酷逼了”、“帅呆了”的唱着。

悄悄注意一下,近一两年又发生了变化。也或许是后现代思潮,以及个性主义的影响,一起喊得时间长了,男性公民觉得不过瘾。

经过了诸蕃思考,加上文化底蕴的深厚和源远流长,终是找到了一个比“他妈的”的“更高雅”些、“更文明些”、比酷更过瘾一些的词—“尻”。

男人一变,女性公民也觉有失体面,或有失个性。

其实追究起来,“我尻”并不是现代化的产物。

与其相并列的词汇多得数都数不过来,我就曾看到一本书里,是专门讲究这个的。

“我刺儿了”的出现,终是“他妈的”之国骂在现代化的道路上分道扬镳了。

一个令人感兴趣的问题是,日本语里有被称为“国骂”的骂人语吗?

那么一个文化学上的答案是:从性关系上,从祖宗层面上生出的“国骂”,日本是没有的。

这就表明他们是将性与道德分离的。而分离的一个结果就是性不该带邪恶的污名。

如果硬要问日本的“国骂”是什么的话,恐怕就是“馬鹿”(バカ/baka)了。

蠢在哪里笨在哪里呢?因为你指鹿为马了。而指鹿为马为什么又是愚与笨的?

江户时代的殉死之风,就是这层关系的美风再现。

这既是最大之愚也是人的极恶。在本能寺,明智光秀一把大火烧死自己的大恩人织田信长,日本人至今还在耿耿于怀,不放过明智光秀指鹿为马的“馬鹿”行为。

“樱井诀别”至今还令日本人落泪。因此,从国民性出发,忠诚的反叛就成了日本人最大“馬鹿”。

不用性关系骂人,显现出日本人优雅的一面。在日本,就算被男性性侵,被害女性脱口而出的话语恐怕就是“やめて/yamete”(不可以/住手)。

”。与中国语相比,日本语显得更有修养恐怕是不争的事实。

但平时日本人用“口の不自由な人”来表示;日语汉字里有“盲”(めくら/mekura)这个字,但平时日本人用“目の不自由な人”来表示;

总之,用口不自由/目不自由/耳不自由替代唖/盲/聾,给了残疾人以最大的人格尊重。

他们用“障碍者”替代“残疾人”,用“認知症”替代“痴呆”,用“不感症”替代“性冷淡”。

本场比赛广厦主场是来了不少的辽宁球迷。早在半决赛的时候,也有不少辽宁球迷是到东莞去为辽宁加油。不得不说,辽宁球迷是真正的热爱这支球队。在第一节哈德森登上罚球线的时候,辽宁球迷就在现场高呼mvp。在客场,有这么多主队球迷不远万里来支持无疑是给球队很强大的支持。不过,在第三节的时候,这个球馆却出现了一些不和谐的声音。当时,辽宁球迷高喊“辽宁队”,想要为自己所支持的球队加油,可是广厦球迷却集体大声高呼“傻X”,辽宁球迷连续喊了几声,广厦球迷就跟着喊了几声。作为一场总决赛,有这样的声音实在不应该。我们所有的球迷都是为自己所喜爱的球队送去支持的。但是我们的篮球比赛归根到底还是要传递一种正能量。有这样的声音无疑是不利于联赛成长的。